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招商引资
李典——因水而盛
来源:  发布日期: 2018-01-19  访问量: 

典园旁高家私宅后身空荡荡的李家当铺押房,三个散落在农户门前的旗杆石鼓,漆着大红油漆的玻璃顶酱园小楼,被当地人称为半闸的沙洲闸……在以一河两岸工程贯穿整个集镇的现代化李典,这些散落的历史遗迹,诉说着这个小镇繁华背后的荣耀和沧桑。


李家当铺

记录300多年前盛世繁华

李典镇位于扬州东南郊,地处北洲中心。东临头桥镇,南抵长江之滨,西至沙头镇,北连夹江与杭集相望。由于沿江高等级公路贯穿其中,从市区驱车,40分钟左右便能沿一条小河进入镇区。

我们跟着李典镇志编写小组的4位成员从镇政府一路向西,找到了镇上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典园。仿古的建筑风格处处彰显着现代人的手笔,而其真正精妙之处,却在旁边兴丰路31号的后身。

兴丰路31号是一家私宅,主人叫高德顺。从西侧小门入园,这个人家有着高高的门槛,主人见有客人到访,开了漆黑的大门,又自下而上抽了带着铁环的门槛请我们入内。这个宅子可见昔日高门大户的风格,高厅堂,进深长。

据介绍,邗江县志记载,1688年(康熙二十七年)本地人李兆楼在此开设当铺,享名洲地,时称李家当铺,1931年,这里成为当时江都县的建制镇,因开设的典当行业中心在此,故名李典。高家宅第的最后一进便是李家当铺最后的遗迹。

鼎盛时期,李兆楼的后人自命不凡,民间留有驴驮钥匙马驮锁,何年何月能穷我的李氏狂言。据陆家宽介绍,由于李家后人的狂妄,其伤及人命后,连片的宅第被死者家属放火后,产业便日渐败落。几条人命几把火,一年一年走下坡,这句民间的顺口溜记录了曾为典当业总部的李家当铺逐步沦为当年下属机构仙女庙典当业的一处押房。

130多年前,押房几度变迁,有的被毁,有的成为民居,其中有一部分最后卖给了高德顺家,最后一进就是原来李家当铺的一角,我们没有动过,其余是后来接着盖上的。站在小天井里,记者看到,初夏时节,屋顶上冒出的藤蔓植物让这座建筑显得古老而又沧桑。抚摸着泛白的木门和雕工细致的花格窗,似要让人们穿越到130年前,想到堂屋里放着高高的典当台,台前的人们高高地举上物件,而台后的账房先生却一脸精明……

幸而,李典因李家而盛,却从未在历史变迁中被埋没。


德馨源酱园

李典老街的精致缩影

从典园往西,转头向北,就是李典的下街。根据李典耄耋老人马恩瑞回忆绘制的解放前李典老街店铺分布图显示,李典老街上早年有人积成粮行、荣源杂货店、大升蜡烛店、森源茶食店、德馨源酱园、钱泰和铁匠店等店铺。

沿着下街街口向北,我们进了福宁街6号,这就是德馨源酱园的原址。这个住所门脸不大,很难想象,它当年开门迎客时的场景,过了堂屋犹如找到了桃花源的所在。这个类似天井的地方,屋顶是框架,整个顶都镶着玻璃,这个阳光房的设计是当年酱园开门揖客的店堂。

从店堂抬头,我们发现,整个酱园的设计形似一个缩小版的五星级大饭店,店堂如同挑高的接待大厅。沿着大红油漆漆成的木制楼梯上去,扶着四面的红色栏杆便可从360°俯瞰店堂全貌,栏杆内侧都是住房,整个风格中西合璧。

当时的结构就是这样的,楼下就是店堂,楼上是住房。”68岁的季玉林是酱园主人季志才的孙子,他介绍,房子是当地的瓦木匠设计的,木匠姓黄,瓦匠姓董,他们的后人也还居住在附近。据我的姑妈说,房子是她17岁的时候盖的,她19岁入住,年初她去世时94岁,至今77年。

把我们带到屋后,季玉林指着不远处的水塔说,以前周围的房子都是我们家的,水塔的位置当年也放着酱缸,大得很。说完又进屋拿出自家早年的房产证。

如今,这也成为李典老街上大小旧行当的精致缩影。


张家旗杆

清代张姓武状元的遗存

出了镇区,沿江高等级公路以北,在李典与头桥交界处朝北的一个岔路口有一户人家,拴在门口的小狗汪汪直叫,以前这里的门前有个大牌楼,还插了4根大旗,后面就是武状元的宅子。

李典八桥村旗杆组,现在属联桥,人称张家旗杆,居民大多姓张,当地一直流传着张姓武状元之说。在这户人家的屋后,我们在一堆草丛里找到了半块墓碑,这块碑本来是放在小坝上当过路板用的,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都从上面走过,还有的爱躺在上面玩。韦来宏介绍,本来石碑挺长的,经年累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断了,上面的字迹被磨得不清晰了,只剩下一个字。

这块石碑,据当地人说是张姓武状元母亲的墓碑,其模糊的字迹让武状元是清朝哪个时期的状元成谜。据镇志编写组介绍,张状元是清朝的一科武状元,传说他死得很早。张状元经常去一条小夹江之隔的引凤镇(今头桥镇),为了出行方便,他在自家的东面造了一座桥,连接张家旗杆和引凤镇,后人称状元桥。也有说法认为,这是他中武状元之后,人们建了状元桥迎接他衣锦还乡。

如今,状元桥早就没了踪影,可穿过沿江高等级公路向南,有一条小路被人们称为下马墩。传说这一片都是张状元遛马的地方,以前也有水相隔,张状元请工匠造了吊桥,放下就能顺利通过,收起来便与世隔绝。从何锦福的介绍中可见张家昔日的繁盛。

过了下马墩,在一个普通的农户门前,两个种了树的石鼓便是当年张家插旗杆用的,石鼓一共有四个,目前只剩这门前两个,还有一个原来在一棵大树下放着,我们来调查拍照后,老百姓以为是古董,不知道是谁搬回家收藏了。韦来宏等四人觉得非常可惜,从他们年初拍摄的照片上看,那个石鼓花纹清晰,却没有标明年份。

昔时豪宅牌坊石,移入寻常百姓家;墓碑半段今犹在,难晓状元真实名;皇帝题词曾目睹,隐身水坝实难寻。这几句关于张家旗杆的诗句充满了传奇和遗憾。


老街掌故

胡笔江“半闸”谜团难解

从张家旗杆往西,我们一直在河湾边穿行。沿途的小河汊里,不时有小麻鸭惬意地拨动着水面上的浮萍,沙洲太平庵闸就淹没在其中。

太平庵闸建于1920年左右,如今已经废弃,但闸面没有半点破损。据附近的老人介绍,江洲是冲积平原,地势低洼,经常遭洪水威胁,乡贤胡笔江先生出资从南京等地运送建闸材料,这个闸防御了水患,保证了农田的灌溉。闸的两边原本是大堰,大堰比闸顶还要高,现在两边的堰已被削平了,因此闸突兀了出来。闸历经90年风雨,饱经沧桑但很坚固。闸的两边各有两道深槽,这两道闸,用木板一块块横插下去,中间填以土石,加强了闸的牢固程度。闸的南边不多远就是太平庵码头,那时码头的水路直通长江。

胡笔江先生巨富不忘乡里,建造七座半闸的故事,在当时江洲百姓中妇孺皆知。沙洲当地人管这个废弃了的太平庵闸叫半闸。相传胡笔江七座半闸中的半闸是与别人合资修建的,这个闸的宽度是2.2米,头桥镇志记载其他的闸都是4.4米,加上当地人都叫它半闸,这与杭集的东大闸为合资建的半闸之说倒有了冲突。从太平闸的宽度看,它确实是普通闸的一半大小,这让我们很困惑,半闸之说到底是就灌溉范围较小而言,还是合资之说?对此很是好奇,这至今是李典修镇志过程中遇到的一个谜团。


李典地势

河湾港汊交错——

李典位于南新洲中心,沙洲往东,一路河湾港汊交错,穿行于两排杉树之间,这就是美丽的小乾村。传说,小乾村因为乾隆下江南时,龙船在此停留过而得名,没有任何文字记载,却说明李典与长江之水有着密切的关系。

李典镇村村通了水泥路,乡道间偶尔还会看见村民在水塘边采粽箬,还有年长者弯着腰在自家的小竹林里捡枯了的竹套做包粽子扎绳。

这也是洲上小镇一衣带水的风貌,水与李典也息息相关。据民国七年(1918年)重修的《束氏族谱》中张謇的序记载,明朝时,束星北的祖上游学到南新洲,见其山水之胜,卜筑而居,为南新洲开基之祖,传至星北先生为第一十八世。清乾隆四十一年,曾在李典镇境内建束氏宗祠,于道光二十九年遇水灾后无力复建。张謇为清代最后一个状元,曾到张家旗杆认亲,他之所以给《束氏族谱》作序,是因为束星北的哥哥是张謇的女婿,束星北虽为头桥人,但他的宗祠曾在李典,这说明他的祖上曾在李典生活过。

由束氏的族谱推算,南新洲成陆于明朝成化年间。而《开沙志》对南新洲的记载中表明,其为崩土后涨沙所形成,而李典就在当时南新洲的中心位置。


李典因水而生,也是因水而盛的江边渔者